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区县播报 > 雁塔区 >

雁塔:鱼化寨泥叫叫未来可期

2018-03-20 18:31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清末在鱼化寨兴起的泥叫叫是一种陶哨,兼有音响和观赏双重属性,又被称为戏人泥哨、娃娃哨和小唐三彩。它的彩色造型以戏曲人物和神话人物为主。曾流行了百余年,欢乐过很多人的童年,如今却少为人知。让第四代传承人72岁的杨云峰欣慰的是,传承的接力棒已被学艺术出身的儿子杨帆牢牢接过……

泥叫叫小巧有趣,好看又好玩。建国初期,鱼化寨几百户家庭做泥叫叫为生,今天的鱼化寨只有72岁的杨云峰仍在坚持。它对于他,像童年的伙伴,不想说再见的老友,也是不变的快乐源泉。47岁的杨帆和父亲一样喜爱泥叫叫,也一样没有靠此为生。因为热爱所以坚持,鱼化寨泥叫叫的传承路走得很不一样……“父亲坚持传统的就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杨帆说他的使命是用古今结合的艺术表达,拓展泥叫叫的文化体系。

父子接力传承

半个多世纪前,泥叫叫是普通人家难得的玩具。它黑底点彩,七厘米左右高。既是哨子,也教孩子记住传统戏曲人物的模样。杨云峰童年的这个哨声,一直响到了古稀之年。

杨云峰初中毕业因为家里物质条件所限,只能回家务农。1962年到1985年他在鱼化寨大队当了30多年管农业的干部,泥叫叫一直伴随左右。“我十几岁就琢磨做新人物。”杨云峰说泥叫叫要先用模具翻出来。他不满足旧造型,就画图做新模具再翻出来烧制上色。“做好之后,村里人见了都夸。”回忆往日,看着新做好摆了一桌子泥叫叫,72岁的他露出阳光笑容。上世纪80年代,杨云峰在鱼化寨纪念馆做泥塑,又成立鱼化寨泥塑工作室,钻研不停。

“我三四岁的时候,爸爸就在炕上捏泥叫叫,摆满一簸箕等着阴干。”1971年出生的杨帆回忆那沉甸甸的簸箕就卡在他身旁,以防止他掉下床。慢慢长大,杨帆学会做泥叫叫了,后来他考上西安美院。成长中看到泥叫叫在远离人群。

建国后到上世纪80年代以前,泥叫叫一度是走街串巷货郎的担子里必备物件,极受欢迎。冬天农闲几百个家庭集中制作,再通过城隍庙、八仙庵那个时代的“贸易中心”批发到西北各地。“到了我小时候就有了塑料玩具,更多样更便宜。传统工艺玩具受到冲击。”杨帆认为,鱼化寨泥叫叫因为地域原因没有发展为旅游产品。庆幸的是,泥叫叫在他们父子手中存活了下来。

制作工艺快捷

做的人越来越少,但杨云峰却把泥叫叫当成一辈子坚持的爱好。现场他演示了制作大步骤。先制作泥条。用鱼化寨黑亮的泥,加专业雕塑泥,锤成粉末入水过滤,置放石板上捶打加棉絮增韧性,切小块滚泥条备用。

第二步将泥条压制进模具里,压入一根棍子,做出腹腔孔,这是发音条件之一。把半成品从模具里取出略微修正,晾一个小时候半干时,进入最关键的第三步,挖前孔。杨云峰用一根扁竹签插入人物头顶,一点点进入,不合适时停下取出调整再插入,试探中前进直到最后对准腹腔孔,并部分重叠。这需要极好的分寸感,能不能吹响就看这步。2分钟前孔完成,轻吹哨声响。

等待阴干进入第四步的烧制。泥叫叫是低温烧制,用棉絮和锯末埋堆入窑后在烟熏中“焖熟”。杨帆说过去没有条件烧窑,村里人就直接放到炕洞里烧。一夜后取出,清理收拾干净。

第五步上色。同造型一批次烧50至100个。并排放好按颜色给人物分批上色。比如关公先上绿色,把所有关公的绿色部位上完后,再依次上其他颜色。“这样避免串色”,杨帆说上后一种颜色的时候,前一种颜色已经干了。最后给人物脸部描眼开脸罩油,作品完成。

物质贫乏时代,聪慧的劳动人民用极简快捷的方式做出泥叫叫。简单色彩勾勒出戏曲人物,不用簧片只用音孔解决发声,没有烧窑条件就利用烧炕的火……泥叫叫给平淡日子添了一抹声响和亮色。

有望成为乐器

“父亲一辈子热爱,不能从我手上丢掉。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父亲延续他的做法,我这辈会加入我对泥叫叫的理解。”杨帆觉得泥叫叫应有一种文化体系的传承脉络,不能纯粹为迎合当今社会做卡通人物类造型,而丧失自己的文化特点。

杨云峰经手的作品保留着传统特点。王宝钏、孙悟空、关公……不变的传统人物、神话人物,色彩保持黑色打底、彩色点缀,尺寸仍以七八厘米为标准。40多年制作中也在创新微调。比如十二生肖造型,原来老鼠、蛇是趴着,现在立起来了;以前的单音现在最多可有四个音阶;人物造型从单人发展到双人、三人。

杨帆想延续泥叫叫传统文化脉络,把他这代人对现代社会的理解运用到设计上。“在陕西历史文化的大框架里,从艺术性、地域特点上继续发掘。”他说思路就是让泥叫叫的外形审美更加“复古”。他心仪6000多年前半坡遗址中陶器的几何纹样,简单又直白。他还钟情于唐代仕女、汉俑的造型。“我想以艺术的角度回到古代,再以现代人的审美在泥叫叫上表达出来。”他说已经画了一些草图,希望日后可以陆续实现。

如今泥叫叫从单音哨声发展到连音,杨帆还想在尺寸不变的情况下,让泥叫叫变成一个真正的乐器,吹完整首曲子带来新的生命力。“需要在制作上和专业懂乐器的人研发一下。”他还在收集各时代的哨子,终极梦想是从泥叫叫延伸,最后开一个哨文化微型博物馆。

传承还在继续。杨帆说他的儿子从小跟爷爷学做泥叫叫,如今已是艺术专业大学生。在他看来,儿子年轻思想多变,但家传影响,未来可盼。

    全站热点
    周至县城市管理局春季植绿活动

    2018-03-20 16:15阅读

    鄠邑区召开区委常委会传达学习省市委会议文件精神 安排部署当前重点工作

    2018-03-19 19:15阅读

    周至县金融办安排部署全县农户信用等级评价工作

    2018-03-19 09:13阅读

    未央:体验科技乐趣 弘扬创新精神——2018东前进小学第八届科技节启动啦

    2018-03-16 12:15阅读

    新时代、新起点、新作为 奋力实现碑林卫计跨越新发展 ——碑林区卫计局召开2018年卫生计生工作会

    2018-03-15 09:58阅读

    临潼区水务局与中国电建西北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进行业务洽谈

    2018-03-13 18:20阅读

    碑林南院门街道积极开展植树爱绿活动

    2018-03-12 18:52阅读